你需要婚姻輔導

作者:寶夏 克林斯 Portia Collins

譯者:陳以恩

生了女兒之後,我感覺自己很脫序,脾氣變得暴躁、愛生氣,不論身體或心靈都非常疲憊。生產帶給我很大的衝擊,幾個朋友因此建議我去接受輔導,我也答應了。渴望生平接受第一次輔導,這真是一個大好機會,可以讓我紓解眼前挑戰所帶來的龐大壓力。

當我揣摩輔導過程將會涉及的內容時,輔導員居然建議我丈夫能加入接下來的會談,這讓我太驚嚇了,心中強烈地質疑這個建議。

「我想我們不需要輔導。」

和其他人沒有兩樣,我們夫妻都認為接受輔導,就意味著我們的婚姻本身有問題。我們各自都不想在「成為一個好配偶」的這件事上失敗,也不想讓別人知道我們的婚姻已經走投無路。

不過,由於希望能有一個更好的婚姻,我們還是承諾每兩個禮拜去接受一次輔導。

克服禁忌

身為一個黑人基督徒,我注意到婚姻輔導不論在基督信仰的社群,或是在非裔美國人社區都是禁忌話題。我相信這種羞辱與汙名,是受到一些原因而滋生出來。

1. 自助文化

「你必須從中掙脫出來,不要過度反應,因為你根本不需要輔導,你才知道怎麼樣幫助自己, 還可以省下一大筆錢。 」

在人生的某些階段,我總是聽到一些尋求輔導卻不被支持的理由。這類的理由表明,在自我成長方面,尋求輔導的眼光還是相當自我中心。驕傲使我們相信受人幫助是不需要的,輔導往往被視為是軟弱有瑕疵,而非一種智慧的標誌。

2. 恐懼

這類的理由,是在表明,對於追求自我成長、尋求輔導這件事,一般人的眼光還是相當狹隘。可悲的是,不願接受幫助往往暴露出人心的恐懼,我們擔心自己的問題太過可怕。

過去幾年裡,我曾過度放大自我的掙扎,所以懷疑輔導是否有效。這就好像在說,我的問題太大了,即使是專業人士也幫不上忙。

3. 誤解

在我成長的環境,沒有人討論或是推崇過輔導的重要性,太多的誤解因此產生。有如過去以為輔導的存在是為了改正錯誤,它與個人成長或健康的人際無關。

由於輔導的費用驚人,我從不注意雇主能提供心理健康的福利有哪些。但是,在選擇輔導員方面我十分謹慎,輔導員能帶出不同的影響,找到信念契合,又堅守聖經世界觀的輔導員是刻不容緩的。

謙卑的人接受幫助

由於觀念上的扭曲,我與丈夫一開始在接受輔導時猶豫不決。我們很驕傲,非常驕傲,不過一旦進入輔導室,卻不得不謙卑地承認,我們的婚姻有許多方面都需要改進。

身為人類,缺乏謙卑的傾向可以追溯回創世紀第三章。在伊甸園中人的墮落與敵對上帝的驕傲息息相關。然而,藉著上帝無限的恩典和憐憫,我們不會被拋棄,上帝差派耶穌基督降世為人,讓我們從罪惡中被拯救出來。

要接受從基督代贖而來的好處,我們就必須謙卑悔改,擁抱福音的核心正是謙卑,上帝阻擋驕傲的人,賜恩給謙卑的人(雅四6)。福音是所有基督徒生活的核心: 我們必須謙卑,承認需要受幫助,連婚姻也不例外。

健康的婚姻

這些日子,我們的婚姻輔導就像例行的健康檢查。一般來說,當有人去預約健康檢查,醫生只是檢查身體是否正常的運作,但是人所需要的不只如此。儘管我們覺得婚姻幸福美滿,但是透過輔導,我們將會發現婚姻關係仍然需要幫助與改善。

現在,當朋友與我討論他們的婚姻時,我會毫不猶豫地建議他們,與一個敬虔,擁有聖經世界觀的輔導員預約並安排輔導。

丈夫和我視婚姻輔導為一種恩典,它完美重塑我們的婚姻。我們學習謙卑功課的第一步,就是尋求輔導,並且繼續下去。委身於輔導的過程既簡單又隆重,就好像一個提醒,提醒我們必須在婚姻中一生致力於相愛、尊重與珍惜彼此。


寶夏 克林斯( Portia Collins) 是一位全職的妻子與母親,她非常享受閱讀與聖經教導。Portia和她的丈夫Mikhail有一個女兒,他們目前住在美國密西西比州。

%d bloggers like this: